蒙哥欲杀人祭旗

易胜博 admin 浏览

小编:经过数日的对峙,蒙古和金朝双方都有些感到吃不消了。尤其是金朝,由于和南部的宋朝一直有矛盾,此次为了抵抗蒙古大军,金朝的精兵强将几乎全部西进三峰山,和蒙古决一死战。

 
经过数日的对峙,蒙古和金朝双方都有些感到吃不消了。尤其是金朝,由于和南部的宋朝一直有矛盾,此次为了抵抗蒙古大军,金朝的精兵强将几乎全部西进三峰山,和蒙古决一死战。京城空虚,让南宋有可乘之机。虽然宋朝自打南渡之后一直积贫积弱,但依靠商贸和以岳家军为首的忠臣良将的支撑,万一以举国之力北上,金朝形势必岌岌可危。这也是金朝皇帝一直催完颜哈达速战速决,迅速班师回朝的重要原因。毕竟,以金朝的精锐力量和蒙古死磕,鹿死谁手还不一定。金朝意识到这一点,蒙古也意识到这一点。于是一有时间,窝阔台便召集部下商量破金之道。这天窝阔台正与耶律楚材二人坐着饮茶相谈,商量下一步作战计划,侍卫进来道:“巴特尔万户长求见。”窝阔台赶忙道:“快叫他进来。”巴特尔进来施礼道:“大汗。”窝阔台手一挥,说道:“不用拘泥那些小节,快请坐下。”巴特尔道:“拖雷大王派信使来了。”说着把信递给窝阔台。窝阔台读毕对耶律楚材和巴特尔二人道:“拖雷捉住了金国三皇子完颜真。又派兀良合台等人,在董文炳的引领下探新路,准备绕到敌后去。这大出乎我意料啊。”巴特尔击掌道:“这个办法好啊。绕到他们后边,给他们出其不意的打击,可获大胜。拖雷这个计用得实在太妙了。”耶律楚材道:“利用三皇子做些文章,引起他们内乱更有利。”窝阔台笑道:“长胡子毕竟是长胡子,猜到了。拖雷、史天泽就是这么做的。巴特尔,做出渡黄河进攻之势,以策应右路军。时机一到,里应外合,南北同进,不怕他金朝不投降。”又笑着对耶律楚材道:“长胡子,这个消息是我这阵子听见的最好消息,我们必须要庆贺一下。”窝阔台和耶律楚材二人夹桌畅饮葡萄酒。耶律楚材见窝阔台不加节制,忙道:“大汗,你喝得差不多了,不要再喝了。”窝阔台道:“南方潮湿,我身体一天天湿乎乎的。喝这葡萄酒,暖暖身,驱驱寒。”耶律楚材拿起酒壶说:“大汗,我过去也跟您说过,您看这酒壶是铜制的,结果都被酒腐蚀了,何况人的五脏六腑啊。大汗还是少饮为好。”窝阔台:“父汗也说过,酒少喝则沁心如蜜,多则乱性如虎。好吧,今后每日我只喝两盅。”说完竟无意中叹了口气。耶律楚材:“大汗,今天遇喜事,为什么还要叹气?”
 

当前网址:http://www.doska4u.com/yishengbo/2018/0427/3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